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正文

创意产业呼唤本土模式

景德路、养育巷是古城区两条婚庆企业较为集中的特色街区,启动于今年8月的苏州婚庆创意产业园,是创元资产经营公司与苏州婚庆协会利用原塑料一厂旧厂房,专门升级改造的,至今共吸引了80余家相关企业落户。开园两个月来,园内80多家企业营业额已达1亿元。(昨日《苏州日报》)
 
      根据英国等西方发达国家通常采用的定义,文化创意产业是“那些依靠个人创意、技能和天才,通过挖掘和开发智力财产以创造财富和就业机会的活动”。根据这个定义,创意产业包括广告、建筑、美术和古董交易、手工艺、设计、时尚、电影、音乐、表演艺术以及电视、广播等诸多活动。
 
    按照这个定义,婚庆产业园在众多的文化创意产业中,绝对是个另类。说它另类,有两层意思。一是大概是因其表现形式相对 “老”,跟时尚的动漫、网络等新兴创意产业有代沟——屈指算来,婚庆作为一个产业,至少在国内有上千年的历史。二是婚庆产业被冠之以“文化创意”在其他城市十分少见。当概念化的文化创意产业在中国土地上落地生根飞速发展的同时,已经染上了千人一面、盲目招商等问题。最典型的例子是,最近央视播放的国产动画《大嘴巴嘟嘟》被指抄袭日本动漫《蜡笔小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是央视推介的号称中国首部道德教育片《心灵之窗》被网友指出与日本动画制作人新海诚的作品《秒速五厘米》相似度极高。
 
    实践早已表明,不是每个城市都适合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一味“照抄”创意产业发达城市的经验很可能走偏了。现在不少与文化创意产业相关的园区,都是以国内发展比较好的创意园区,如北京798、上海莫干山M50,作为运作和经营的参照,讲究的是新潮时尚,引导流行,以及“两头在外”,即创意理念由外方提供,最终需求客户也在外,所谓文化创意园区更像是一个“来料加工厂”。
 
    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很复杂,但我们必须承认,文化创意产业的兴起和发展都是立足于不同的城市地区所具有的文化历史、经济状况、地理位置以及人才资源,否则“画虎不成反类犬”。相对来说,北京、上海等地都是国际化的大都市,有着大量的外来创业者和国际参照背景,这不仅有利于引进国际品牌机构、形成聚集效应并打造市场转化产业链。因此,像苏州、无锡等区域性大城市,从事文化创意的人才资源和产业链相关机构的丰富度还不足以与大都市相比,城市定位也注定其缺乏引领“创意潮流”的绝对实力,立足本地化势必成为发展产业的当然选择。换言之,苏州创意产业首先还需要在模式和操作手法上强化创意性,而不是简单地克隆和模仿。而苏州婚庆产业园似乎给苏州文化创意产业打开了一扇“本土化”的后门——与流行的文化创意产业迥异的另类活法。
 
    苏州创意产业“本地化”必须要有两点。一是利用本地文化资源,进行再“制造”、再创新。从刺绣到玉雕,从年画到园林,这座人文荟萃的城市里,有许多因创意而生的传世之作。苏州要发展创意产业,挖掘利用好这些文化资源,为传统文化精华与现代文化创意产业的融合找到最佳结合点非常必要。成功的例子并不少。在设计界已小有名气的苏州设计师赵羽以传统苏扇为主题的《王健扇艺》获得了中国品牌金奖。
 
    二是,根据苏州城市化、商业化产生的新变化,创造出新的文化创新需求与新服务。婚庆产业园恰是此类本地化的典型模式。工业化进程固然必定推动城市化,但城市化进程带动的则是商业化,即现代服务业的发展。而这类立足于本地需求的创意产业,就是一种另类的本地化。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创元科技园成为苏州古城区现代服务业集聚区